目前分類:思緒手札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夢中,我好像永遠無法邁開步伐奔跑。

彷彿在對應現實中我不擅長跑步那般,
在夢中,每次我想急著到達某處,
就會發現自己的雙腿不聽使喚,
宛如移動方式僅有『緩慢行走』的遊戲角色,
就算是如何焦急,也不見我的雙腿能走得更快,
哪怕,只是快走也不行,

今天也是,我只知道自己在夢中急著去某個地方,
為了達成目的,我拼命催自己走快點,快點,再快一點,
等我醒來,全身乏力,
感覺所有力氣都在夢境中用盡,只為了抵達自己已經不記得的虛無之地。

夢境之外,我平常的走路速度很快,
就算事情再急,至少也不會違背我的大腦命令,改成慢速行走,
唯一不解的是,無論今天是什麼樣的夢境,
『我無法在這個世界中自由跑跳』,是那不成文的定律。

入睡時,我從不會自我意識到夢境所在,
但我的感官還正常作用的,
當自己的身體不聽使喚時,那份無力感時常讓我分外恐懼,
即使忘掉了夢境中經歷的所有事情,
醒來時的疲憊會連同夢中體會到的恐懼,一併回到我的意識之中。

往往,經歷過這樣的夢,我會癱在床上等待氣力恢復,
順便平復自己的心緒。
這樣的夢有沒有意義,我不知道,
只曉得自己還能自主身體的一舉一動,便會安心地鬆一口氣。


                   By 緋音
                   2012/07/16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與人之間會有所交集,
即使非親非故,毫無干戈的個體,
總有一天,都有機會相識,
那就是緣分,讓陌生的個體有了解彼此機會的最大理由。

因為彼此有了緣分,即使抗拒,也無法抵抗緣分帶來的影響,
你就是會認識他,就是會有一陣子和他相處,
如此命定的感 覺,人是無法將之任意抹去的。

隨著緣分帶來的機會,這人或許是朋友,或許是情人,
如果另一方能回應你對他或她的好,
那又是成就一段新的情誼。
人是無法獨活的生物,需要不斷增加和他人在一起的感覺,
"Together",那是多窩心的字眼,
人便是從與人相處的感受中,獲得繼續生存的力量。

可是,緣分不是永久的,
或許一開始毫不費力地產生了緣分,
但之後若要繼續維持, 就看當事人的努力,
若想持續這段緣分,雙方都須付出心力,
彼此才能藉由這段關係,溫暖心靈。
如果因為不可抗力的因素,必須強制斬斷緣分,
若那是一段令你開心的記憶,便會傷感。

我總是在畢業後,每隔一段日子就會聯繫能和自己交心的朋友,
為的,就是不讓感情變淡,緣分逝去。
如果不想忘記這些回憶,就必須保持連絡,
如此一來,代表緣分的絲線,才能繼續綿延下去。

有時,緣分會強制消逝,比如說某一方必須遠去,
對此殘酷的事實,我都會很難過,
因為那些人對我種種的好,我全不想忘記,
可是,職場上所建立的情誼,又會像學生時代那樣單純嗎?
總覺得,只要不在同一個公司,要繼續熱絡就好難了。

這種緣分消逝、牽連兩個獨立個體的絲線斷絕,
會是我離開一個地方時所感受到最深刻的哀傷,
或許你認為,不必想得那麼嚴重,
但我認為,這種必然性的機會不會有第二次,
所以我總是,努力地讓連結的絲線不斷綿延下去。

離開一個地方,因為有機會而前往新世界,都要付過路費,
而我認為,這筆過路費的代價,就是要揮別你在舊有地方熟悉的一切事物,
其中,包含種種與人相識的『緣』,
而這才是最令人無法輕易割捨的部分。

當必須離開這些因緣際會而認識的朋友們,
每張親切的笑臉都不斷浮現,
原來,這是除了生命之外,人能忍痛附出的最大代價。

(獻給和我相處僅僅 7 個月又 21 天的同事們,

即使你們看不到,但我還是希望能藉著這篇文章來謝謝你們對我付出無私的善意)

                         
                         By 緋音
                         2010/03/26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總覺得,時間不斷走動,
自己卻沒有任何實感,
每天只是在期待可以回家休息的片刻,
對於其他時間,卻沒有一丁點的實感,任其逝去。

感覺這樣的現象正在一步步麻痺我對日常生活該有的種種知覺,
以前當學生時,或許還有餘裕去感受,
但現在是上班族,每天庸庸碌碌地工作,
似乎,連設法想去感受的神經都倦怠了。

不是說這樣的現象是不食人間煙火,是公主症候群,
而是我無法切確地感受到每一天的不同,
今天,昨天,和更久之前的日子,又有何差異?
或許是因為,每天都關在辦公室工作,種種景象自然是一成不變。

感受到每一天的不同,意義何在?
對我來說,感受得到每一天的變化,
能意識到時間真的是在往前走的,
現在這種沒有實感的麻痺狀態,宛如一切靜止、停滯,
只知道期待休息的來臨,卻感受不到時間流動的意義。

或許對其他為生活而工作的人來說,工作就是一切,
他們覺得即使感受不到日日夜夜的變化,也無所謂,
因為能過日子,就是他們想要的。
可是,我比較貪心,除了為工作而工作,
我還希望,能確切感受時間分分秒秒的流動,
這對我的意義,彷彿是在提醒我,不要沉淪於工作的封閉,
感覺這封閉會迫害心靈,連同心靈也感知不到這世界的種種。
為了讓自己的心靈能感受對創作的感動,對文學藝術有更深切的共鳴,
從日常生活做起,我希望能保有對時間逝去的實感。

對我來說,那才是最舒適愜意的氛圍,
因為世界的一切,每一天都是如此真實地呈現在眼前。

             By 緋音
             2010/03/14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人對幸福、快樂、自由皆有不同定義,
既然如此,負面情緒的定義自然也適用這個法則。

有人說,真正的悲傷是流不出眼淚的,
真的嗎?那為何我們難過時會想要流淚呢?
難道心頭上的難受稱不上是悲傷的感覺嗎?
有些人會流不出半滴淚,因為心中的陰霾已經無處可任其解放,
有些人會選擇大哭,透過淚水,彷彿能將悲傷流洩而出,不再復返,
如同每個人表達情感的方式不同,
因此,沒有人能定義真正的悲傷會是以何種形式表現。

對我而言,
真正的悲傷不需經過情緒醞釀,
隨時,隨地,都會不自覺地掉下眼淚,
不必透過影片的畫面以及音樂的引導,
身體潛意識地表達、反應心底悲傷的情緒,
那種感覺,連我本身都查覺不到,
啊,原來自己是這麼難受的。

或許不會一整天都感受到陰霾的壟罩,
但只要一小滴水,就可以引發巨大漩渦,
那段日子,總是會無意識地流淚,
不僅讓我震驚自己堅強面具下的極度脆弱,
更無法接受自己因為怕受傷害而衍伸出的怯弱。

每個人終其一生都會遇到自己真正悲傷不已的時刻,
不需要將別人的定義納為自己的定義,
人屬群體,卻又分別屬於個體,
絕不會有同等,同樣的情感表達方式。
藉由屬於自己的真正悲傷感覺,認識自己,
以後,就可以更堅強,
因為你了解自己的脆弱,知道從何處著手保護自己。

只是,當你真的難過,真的傷感,
不要壓抑,更不要躲避,
任何有形無形的東西都會逐層累積,
或許爆發的那一刻,會讓你無法承受,無法抵抗,
導致分崩離析,無法重新復原,
這悲傷的重創,將會在你心裡留下不滅的深深烙印。

其實說起來,定義這悲傷的觀感,又有何意義?
人不是會受定義束縛的生物,
只是當那刻傷感來臨,要懂得讓其流逝而去,
不要讓真正的悲傷成為永久的創口。


               By 緋音
               2009/9/30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以來,我為自己能夠發現擅長用聲音記住所有事情,感到相當開心,
可是後來我才發現,其實這是不幸。
尤其,如果是充滿暴力和威嚇的聲音,會刻畫得更深刻,
這比影像還難以忘掉,而且只要一聽到這種令人懼怕的聲音,
身體會自動反應,淚水滑落。

這樣一想,會想緊緊摀住耳朵,絕不要再聽下去,
可是,已經深深鏤刻在記憶裡的聲音,真的揮之不去。
所以即使我不想年歲增長,不想示弱,我也無法消抹這樣的惡夢。
想著,如果我不是這種用聲音記憶的人就好了。

之所以之前會說討厭爭論,
因為爭執若無法得到結論,就會越來越狂暴,
那種聲音,是我最討厭聽到的,
我不會加入戰局,最好我可以不在家,
遠離這股,令人恐懼的陣陣言語。

對我來說語言是有力量的,
文字的影響力並不會如說出口的話那般有魄力,
而這些自人類口中吐出的話語,
若非存有善意,僅有恐嚇、嘲弄、謾罵、暴力等等要素,
我對此真的避之唯恐不及。

這好像比我遇到無助狀況時更難過,
因為聲音的穿透力之強,連我都無法掌握。
有時真的好想緊緊摀住耳朵,不要再聽到讓我落淚的話語。
我怕啊,這會瓦解我的所有武裝,
我已經到了需要表現剛強的年紀,
可是惟有這種聲音,毫不留情地攻城掠地,
只因為聲音比影像更能穿透我的心房。

我才知道,原來這個能力,這麼不幸。
對於沒有形體的聲音,我無從躲避。
原以為,這很方便,很容易就記住很多事,
卻不知道它也悄悄透過我的耳朵封鎖許多我想遺忘的事,
貨真價實,是把實在的雙面刃。

未來我需要安穩度日,不要再有這些惡夢糾纏,
否則我無法想像,對這種聲音的恐懼,會不會把我逼瘋。
我為此哭了許久,難過自己這麼不幸,
幼時的恐懼到了長大後還是逃脫不開,
我不要一輩子這樣度過一生啊,求求祢。

想到此我實在是無法平靜,
人,果然是會自滅的動物。
我ㄧ手發掘毀滅自我武裝的能力,
到最後將我埋在淚水裡,成為恐懼聲音的俘虜,
永遠無法重新站起。

                                        By 緋音
                                        2008/10/08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物會做夢,真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
但也只有人,可以細數做夢時的點滴。

初始,像是投入無底的淵水,
向下沉淪,四周是色如濃墨的障壁,
漸漸地,彷彿自我也被墨色渲染,
一片沉寂,這就是夢中世界。

在夢中,鮮少人知道自己在作夢,
恰如其分地扮演夢中的角色,
沒有不上手的問題,更沒有適應環境的問題,
一切都像是那麼理所當然,順理成章。

即使原為宵小,夢中便可成英雄,
即使原為凡人,夢中便可入仙籍,
夢可以達成所有人內心隱含的願望,
但只有這段時間,思念可以成就心願。

只是,當睜開眼,夢中世界就會淡去,
也許初醒之時,夢境碎片還未全然離散,
但隨著時間流逝,夢者將記不住夢境全貌。
這證實,夢與現實無法共存。
在夢中想不起現實中自己的真實角色,
在現實中記不住夢中自己又是何人。

現世中告誡,絕對不要把夢境當真,
言行舉止不合常態、浮誇,世人形容為『春秋大夢』,
我無法解釋那些借夢託諭、夢有真實涵義的例子,
但我認為,以客觀且輕鬆的態度看待夢境,倒也未嘗不可,
人總是需要暫且脫離現實,才能卸下重擔喘口氣,
即使不是迷失夢境成癖的人,
也能藉由夢境紓解平日的壓力。

所以我只能說,夢真的很不可思議。
在夢裡會發生什麼,連預言師都無法預料。
它是想像的產物,幻想的投影,
人抓不住夢境,也不知道下次會出現什麼樣的夢,
因此,那些意外的夢境,可以為生活帶來驚喜吧。

       By 緋音
          2008/08/11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管走到哪,都會遇到岔路,
是你的人生也好,是你的旅行也好,
總不會永遠都是直直的一條大路。

到那時候,會選哪一邊走呢?

有些人會視情況而定,
有些人會依照自己的直覺,

那,我就是後者了。

但直覺不一定永遠都指著同一個方向。

這好像,又跟我有點不一樣。
因為我老是往右走。

即使不一定是對的,即使可能遇到死路,
遵守交通規則靠右邊走,
遇到岔路時,右邊的路離你比較近,
不知為何,這給我ㄧ種安全感。
彷彿選了左邊,需要多繞路、可能會走錯路,
但我選了右邊,卻有著沒有錯誤的篤定。

那一刻,我總是這麼相信著。

人生已過二十年,遇到的岔口已不計其數。
也許你會問我,選擇右邊是不是讓你得到許多好處,
因此讓你如此篤定,毫不猶豫?
其實,也不見得每次都是對的,
這感覺,近似直覺的判斷,
只是我的直覺指針,每次都往右偏,
那,我就會往右走。

就像我說的,因為習慣靠右走,
當選擇岔口時,就會選擇距離自己較近的右邊。
甚至可以說,對我而言,右邊是陸地,左邊是海洋,
之前是靠著右邊走,逢岔路時還是往右走,
那,我就可以繼續腳踏陸地。
往左,是海洋,它深不可測、無垠無涯,
我不是善於和變幻莫測的事物搏鬥的人,我沒有那份勇氣,
所以,我會退卻,避免靠近,
只怕那浪花,最終席捲了我。

也許你會說,往左不一定是大海啊,
可能是另一條陸地,甚至是個捷徑,
但,我還是害怕,
感覺選擇右邊,不會受到考驗,
但如果選擇左邊,會因為抄捷徑而得付出代價。

我說不清對左邊的恐懼,
也無法詮釋,那份左邊對我毫無安全感的心情,
我只知道,選擇最靠近自己、最讓自己安心的路,
然後,向前行。

或許哪天,交通規則改了,規定行人得靠左走,
說不定,換成對右邊有所恐懼。
說穿了,我是對離自己遠的出口感到畏怖,
彷彿離自己近的出口,是比較快逃離的走道,
如果選了離自己比較遠的,
就可能想著,會不會一輩子都到達不了呢?

這恐怕是杞人憂天吧。
但這偏執,好像紮了很深的根,
即使右邊是死巷,
我還是會先往右走,
說到底,只是個圖個安心的想法罷了。
所以,即使之後要回頭,我也會朝右邊走去,
抱持著只有我才懂的堅定,微笑前進。

                             By 緋音
                             2008/07/13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你下決心要做某事時,
你會下意識地握緊拳頭,那代表你的決心與誠意。
不過,因為緊握而嵌入掌心的指甲帶來的痛楚,
卻經常被許多人忽略。
那是什麼?就是提醒你這個行動需要代價的暗示。

握得越緊,決心越大、痛楚也越深,
但沖昏頭的,只是你想到自己達成這目標的喜悅,
而不是重大代價隱含的墨色陰影。

很多人總是不知不覺付出代價、達成他們的願望,
可是都是極小的願望,相對的,代價也是微小的。
因為這兩者是互為消長的,
願望越為宏大,代價就越沉重,
至於會有多重?也許,會要了你的命也說不定。

常常看到非人類生物嘲笑人類,
因為在牠們眼裡,不管是生命還是思想,人類都顯得極為脆弱,
只要身陷絕望,人類的思想就變得自私、眼光變得狹隘,
緊抓著救命稻草不放,只為了快速脫險,或改變命運,
魔物們看準這點,向人類提出締結契約的建議,
牠們提供你力量和忠誠,或許,許多人看上這點而變得盲目,
因為你不知道自己提供作為代價的,
是你的人生、靈魂,更可能是永久的禁錮。
但許多人沒這方面的覺悟,以為得到好處的是自己,
其實,這就是不知道『願望與代價是相對的』的可怖之處。

我常希望,當我下了重大決定、而這個決定可能會左右我的人生時,
有人能站在旁觀角度,告訴我,
到底,這代價有多重。
可是,這是牽涉到未來的事,
即使真有這麼一個人存在,他也無法告知你全部,
所以為什麼我對於未來,會有這麼深的茫然,
我知道下決心後,要嘗試思考這個決定的副作用,
但我害怕,自己考慮不到全部,
可能,因為自己思慮不周,日後也許會害了自己。

不管是我,還是其他人類,
要我們走出代價的陰影,真的是困難重重。
這比迷宮還難通行,比沼澤還難掙脫,
因為,你看不到要付的代價有多少,
而付的太多、或是太少,都不能成立,
所以,畏怖就是從此而來,
因為那層墨影,總是長存在人生的路口。

         By 緋音
           2008/7/9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常言道:『人心變幻莫測』

最近證實這句話的殘酷,
人心,不管在愛情、親情、友情,
不可能不變質,不可能不流逝,
這是上帝的嘲諷,造物者的警告,
提醒人類並非萬能,並非天神,
這是刻意留下的盲點,
驀然地刺你一把,一劍穿心。
其實誰都明白,誰都了解,
只是當發現時,才知道殘酷何在。

人心,不管在愛情、親情、友情,
誰都希望可以長長久久在一起,
誰都希望可以生生世世不分離,
這是虛幻的假象,層層的薄紗,
誰都愛這暫時的關係,這片刻的永恆,
藉以逃避,殘酷真實帶來的傷害。

知此缺陷,懂此障礙,
那切莫嘗試這錯誤帶來的傷害大小。
即使你認為是應該的,即使你認為沒理由說抱歉,
一動就會牽連百步路,震動千道牆,
暫時關係的瓦解,是活在夢裡的人們的致命弱點,
揭露在夢境下的真實,就是表現人心最冷酷的手法。

不管你要跟誰分離,做出何種決定,
請不要動用內心那殘酷的冰點,
打破誰的夢,都會讓夢者心碎。
即使旁人指責,你也對自己的決定不為所動,
你運用這份狠勁取得你所想要的,
卻不願說對那些和你有相繫之夢的人說抱歉,
看吧,這份冷漠,這份殘酷,就是人心的可怕之處,
在人生中專門扮演黑臉角色,狠狠決斷那些你不再渴求的事物。

我只能說,這般冷酷、無情之物,就是我們人類底下的真貌。

                                                                 By 緋音
                 2007/10/11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像一層伸手不見五指的闇色薄紗,
那薄紗是他人對你的恨意,對你的歧見,
把你團團包圍,附加一個令人憎惡的面具,
你就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人群中的異類,
誰都看你不順眼,誰都不會對你笑臉迎人,
剩下的,就只有莫名的憤慨與詛咒。

誰都不會想被人誤會,誰都不想背負莫名的罪惡,
但問題的核心在於,說話的語氣令人感到不善,
冷漠的態度、無笑意的嘴角、懶散的應答,
這會使人以為在表示『不甘願』、『嫌惡』,
因此,之後有再多解釋都容納不下聽者的耳朵,
因為人們被你簡單卻帶有怒氣的其中一句話給蒙蔽,
進而怒火中燒,對你投注帶有惡意的視線。

即使你無惡意,即使你認為幫忙是舉手之勞,
但沒有以適當的情緒表達你的善意,可是會引起誤解的。
並不是得時時表現出樂意至極、雀躍不已或近似討好的態度,
而是得表現平和的態度與善意,
否則,你那旁人無從理解的想法將被徹底扭曲,
因為人們善於自行揣測的心理會重新塑造對你的認知,
這便是誤解的來源與因果。

沒人規定得將自己的情緒表露無疑,
沒人規定不能保持情緒上的冷靜與言語上的靜默,
這不是你的錯處,而是身為人類的權利。
但與人相處時可不能忘記適當表達你的喜與樂,
不管是多親密的人,畢竟不是你本身,總有不懂你的時候,
為此,就算是一抹淡淡的笑容,一點平和的嗓音,
人們就不會將你的存在罩上誤會的闇色薄紗,
因為他們確實接收到你所釋放出的善意。

                  By 緋音
                  2007/9/8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界上任何人對各種情感和事物的定義都不同,

不管是感動,還是快樂,還是悲傷,誰都有不同的看法,

即使別人認為那是微不足道的快樂,也有人當成莫大的喜悅。

所以我來說個故事,關於快樂和滿足的故事。

「一個很有繪畫天份的女孩,
可以藉由改畫,為一幅名畫注入不同的生命泉源,
例如梵谷的【向日葵】,
她可以把以巨大花瓣和花蕾所呈現的狂野,
改變成生意盎然、彷彿如日照般燦爛的形象;

一個文筆不錯的男孩,
很會改寫名作的角色設定和故事走向,
即使評價不像原作那般高,
人們也受到他那生花妙筆的寫法而給予不錯的評價;

但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都無法獨力創作。
女孩無法面對空白的畫布畫出一幅心中想像的畫;
男孩無法面對空白的稿紙寫出一部扣人心弦的故事;

為此,他們都受到責難,因為無法獨力創作。

一日,
男孩在樹蔭下寫故事,身旁擺了張愛玲的【金鎖記】;
女孩在不遠處的草坪畫圖,身旁擺了張梵谷的【星月之夜】;

當兩人準備收拾東西離開時,
先起身的男孩看到那張改變的【星月之夜】,
女孩微笑,『這是我畫的。』

男孩細細欣賞那幅畫,『妳為什麼要改變這幅畫?』
女孩秀眉微皺,但還是坦率回答:『我無法獨力創作。』
男孩抬起頭,對上女孩深遂卻明亮的雙眼,『那麼,我們是同類。』

於是,他們相遇,相識,相知,相惜。

因為同是無法獨力創作而受到責備的人,
所以他們懂得去欣賞另一方改變原作而顯現不同的光采。
女孩喜歡看男孩的小說,為他獨特的點子而驚喜;
男孩喜歡看女孩的畫,震驚於她將畫呈現出不同的風貌。

但,即使有知音,他們還是無法躲開源源不絕的壓力。
女孩的教授要求她畫自己的畫,預備參展;

男孩被一家出版社看上,要求出版一篇自己的小說;

可是沒人能解決他們的困境,

於是他們決定出走,沒有向對方告別。

即使明知自己的創作力不足,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
他們還是都想試試看,也許,會有奇蹟出現。

出走一年,
女孩依舊無法畫出一幅自己的作品,
沒有一幅別人的畫為基底,她就無法發揮自己的靈感;
男孩也沒寫出自己的小說,
他無法什麼參考都沒有,就在一張空白的稿紙落筆;

一日,
女孩在房間裡畫畫,不經意瞄到放在角落的兩幅畫,
那是梵谷的【星月之夜】,和自己的改造畫,
她想到那個喜歡自己作品的男孩,那個懂她的知音,
思念頓時在心中滿溢,她想要回去找他;

男孩在書桌前沉思,隨手翻閱書架上的幾本書,
他看到張愛玲的【金鎖記】,想到那個只會改造不會創作的女孩,
『只有她懂我』,男孩想著,起身開始收拾隨身物品。

回程途中,男孩和女孩想起自己當初離開的原因,
『我只是想要個奇蹟。』
可是沒有奇蹟出現,更沒有最基本的改善程度,
其實,他們也不是那麼執著有奇蹟出現,
他們只是想要滿足他人的期待,卻徒勞無功。

男孩回到樹蔭下寫故事,
女孩回到草坪上畫圖,
兩人再度相遇,相視一笑,但沒人開口。

女孩沉思ㄧ會兒,先行打破沉默:『你有寫出自己的故事嗎?』
男孩苦笑,『那妳呢?有畫出自己的畫嗎?』
女孩秀眉微蹙,『沒有人像你那樣懂我,懂得創作力不足的悲哀。』
男孩幽幽地說:『世上唯有我倆可以互相體諒彼此。』
女孩頷首,『我不該奢求可以獨力創作的奇蹟出現。』
男孩笑道:『我認為,我們就是彼此的奇蹟。』
兩人眼神交會,『因為我從來就不知道會出現能夠懂我的人。』

找到知音,就是個小小的快樂與滿足。
對於長期因創作力不足而受到壓迫的男孩和女孩來說,
他們的出現對另一方都是莫大的喜悅,
即使其他人無法諒解,即使日後仍有人要求他們獨力創作,
那都無所謂了。
只要有人懂得欣賞他們改造一幅畫、一篇故事後所呈現的美感,
他們就別無所求,因為那就是他們的快樂與滿足。」

               By 緋音
               2007/7/21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情人節,送給天下有情人,

請你細細體會,送給你每份祝福的誠心誠意。

  ☆  ☆  ☆  ☆  ☆  ☆  ☆  ☆  ☆

《幸運草》

苜宿草,別名幸運草,

常見為三瓣心形葉,少數為四瓣葉,

是人們認為會帶來好運的植物。

初次耳聞,以為這植物相當珍貴稀有,

而後發現,隨著各牆角蔓生的雜草群中,

到處都有那人們認為會有好運的植物,幸運草。

 
人們傳言能找到四瓣葉的幸運草,就會帶給你幸福,

我以為這不是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的,

畢竟幸福這種事,是由天來決定,

特意去尋找,的確,並不是那麼容易,

但通常在一大群叢生的幸運草中,往往可以找到一株。

 
幸福,真的是那麼容易就隨手可得嗎?

一大群雜草裡就有一株,是這麼隨處可見嗎?

如果這份為你祝福的心意,是如此的隨處可得,

那人們就不再會珍惜這份心意,而棄若敝屣,

會有這類植物降生,會有這株花朵綻放,

我認為這是上天的美意,

要人們懂得去體會,

何謂微小的幸福,然後,去珍惜。


一份祝福的心意,要讓被祝福者感受到不容易,

只有當事人願意去體會,

那份微小幸福的珍貴所在,

這,才是幸運草所給的祝福。

即使它是多麼的隨處可見,

即使它像雜草般蔓生而不被重視,

只要懂得去珍視這份心意,這個生命,

那你就會懂得,

在看見幸運草時莞爾一笑,

彷彿忽然收到一份祝福,

我想,這應該就是,

幸運草誕生的意義與美意。


                                                         By 緋音
                                                         2007/2/14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像是行屍走肉的空殼,

靈魂失去了唯一的指標,

我不知道我的來自何處、目的為何,

只能隨風游移,迎風散落。

 
我不知道對現在的我來說,

何謂真實?何謂虛幻?

我仍舊如以往,喜歡追求勝利的滋味,

但我發現,那種成就感只在心中稍縱即逝,

彷彿被稀釋的顏料,逐漸淡化。

成就感已不再能抓住我的注意力,

只是迎面而來的微風,吹過,便散落。

 
坐在書桌前,快速地掠過一個個英文單字,

但我卻覺得好不真實,

每天到學校上課,就只是為了時間與目的奔走,

一切都宛如幻像,每天在我眼前重複上演,

到底,真實在哪裡?

 
像這樣的日子大約過有一陣子了,

我心中的失落感和低落越來越多,

這是不是代表我想去哪裡走走,

等到自己恢復元氣,恢復精神,

那在我身邊的一切又會恢復真實嗎?

不,我想不是。

這已經不是去外面喜愛的咖啡館獨飲,

假日到外頭走走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對現在的我而言,

一滴沾在身上的露水都比課本上的單字要來得有意義,

我想要長期脫離這對我而言虛幻的生活,

到我認為真實的世界走一走,

那才是我的精神家園,心靈支柱。

 
因為渴求解放,渴求自由,

便對日日夜夜汲汲營營的自己,感到不齒,

我不想以追求名利來虛度一生;

我已經不再認為名利是珍寶,

它不過是張白紙,是個頭銜,是個榮譽,是個數字,

一切都只是虛幻的世界,虛構的指標,

在這裡我無法找到真實,找到真正渴求的自由。

 
可以的話我想離開,

離開這樣的我,離開造就我如此的環境,

到任何我可以恣意吸取新鮮空氣的地方,

徜徉其間,優遊自在。

我不想讓虛幻綑綁一生,

我想讓背後的翅膀徹底解放,

飛出虛幻之地,尋找真實之泉,

然後,以真實的一切作為我的精神家園。

 
                    By 緋音

                    2006/10/28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嚮往的天,
無論去哪裡,是跟誰去,
是我都很想把握的契機。
那是象徵自由的契機,
因為平日我是鎖在籠中的鳥。

也許對別人來說,
那是家常便飯,不足為奇,
可是對我而言,
那就像是台灣下雪一樣的珍貴,
平日沒有隨心所欲的生活,
因此像這種別人隨手可得的自由,
卻是我嚮往的一部份。

至於鎖住我的人,
也許你們私下會指責另一方的放不開手,
也許你們私下會嘲弄另一方的愚蠢觀念,
但,當我的鳥籠要上鎖時,
你們是全部都掏出鑰匙的人,
一口同聲,一股作氣,
你們的思考模式彷彿都先排練過般那樣有默契,
一千句,一萬句,
將我的希望打散,將我狠狠地推回鳥籠裡,
那動作絲毫沒有猶豫。

我懂你們將我鎖在鳥籠裡那份善良的心意,
因為怕我在陌生環境受傷,
因為怕我做任何事情無法得其所願,
可是,我需要一份嘗試的勇氣,
你們如果沒有給我嘗試的機會,
那我會永遠如你們的願,躲在鳥籠裡,
即使你們不再上鎖,
我也沒有勇氣走出去。

我希望有一天,你們能放開手,
讓我能夠,慢慢地起飛,
即使一開始有挫折,那也無所謂,
因為那是嘗試的必經之路。
趁我現在還有勇氣,
趁我現在還有能力,
放我走吧。
我真的好想逃離這個鳥籠,
昂首跨步,走出獨立的第一步。

這是我嚮往的天,
無論去哪裡,與誰為伴,
是我都很想把握的契機。
如果你們不願開鎖,
那我只能就此萎謝,
不再開出富含生命力的花朵。

                By 緋音
                2006/8/20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遠古時期,
神創造了初代人類─亞當與夏娃,
他們的肢體容貌都與神相似,
同時也擁有不老不死的身體。

但他們觸怒了神,緣由為食用智慧之果,
被施予逐出樂園之刑,不得重返。
神為了不讓人與神同為萬能之尊,
神為了不讓人過於自滿而褻瀆神,
於是祂毫不留情地降下了災禍:
天災諸如洪水;疾病諸如瘟疫;
並使人類身軀的各個部位脆弱,
每分每秒,人類的生命都備受威脅。

在醫院,滿滿都是求診的患者,
我頓時覺得人真的好脆弱,
初期一點小小的病痛,
如果不根治,也可能會惡化到危及生命,
就算真的完全治癒,
你也不清楚有沒有別的疾病在暗處嘲諷,
人,永遠不可能擁有完美的身軀。

每天看新聞,總有人接二連三地死去,
脆弱的生命總是不堪一擊,
即使你把身體練得多麼健壯,
即使你很有養生觀念去調理身體,
你卻永遠逃不過死亡的追緝,
這是神對人的嘲諷,
令人類沒有永恆的生命。

曾幾何時,我疑惑神為何要創造人類,
人除了生命脆弱外,還會互相猜忌,
不管是大人小孩,都在對別人做有形或無形的傷害,
最終就是自相殘殺,人類滅亡。
難道這只是神想要看的一幕戲?

我實在不懂神創造人類的本意,
感覺人的生命是操之在天,
從出生到死亡,都是神安排的一場戲,
我盼望能夠回到神創造初代人類時的和諧,
而非人是神的掌中戲,神是人的心靈依歸。
一切回歸原始,不再有上下之分,
這才是樂園,才是神與人共存的境界。

                By 緋音
                2006/8/19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是我一個學妹寫的~

現在中東正在打以黎戰爭,能有這種想法是很好的喔^^

引用自http://www.wretch.cc/blog/cheetah17&article_id=7067588

  ☆  ☆  ☆  ☆  ☆  ☆  ☆  ☆

-世界和平-

一個內心最渴望的聲音,

曾幾何時認真的看這紛擾的世界,

故事每天在上演,

希望世界和平的夢想不曾消滅,

這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理念,

卻也是我們甘願付出愛與關懷的泉源,

放眼整個世界,

有一億兩千萬個孩子從未上學,

四億個孩子沒有乾淨的飲用水,

有多少的兒童飽受戰火的威脅?

還有多少的兒童正在挨餓難受的呻吟?

戰爭?!

究竟要犧牲多少的資源和幸福,

一場戰役下來...

死傷有80%都是婦女和兒童,

破碎了無數的家庭,

奪走了多少天真無邪的笑容,

而又要花多少時間來重建這家園,

這是我們生活在豐衣足食下未曾體會過的,

每每看到電視或報章雜誌的報導,

心裡是很痛很痛的,

是多麼的渴望能為他們做些什麼,

在這樣的年紀我困惑著,

所以才想藉著這篇文章,

一步步的去喚醒每個人的內心,

我們要的只是生活在一個和平的世界,

地球上需要被關懷的人還有好多好多,

或許我們的力量渺小如宇宙間的一粒沙,

但只要不吝惜的拿出我們的愛與關懷,

世界和平將不再是一個口號,

你會發現原來還有很多很多的人,

也在為此默默的耕耘努力著,

一點一滴的累積、凝聚,

把這份愛傳出去,

總有一天會到達世界的每個角落,

我們每個人的心坎裡,

希望看過文章的每個人,

都能當那傳播希望的種子,

將這篇文章不管用任何的形式繼續的傳下去,

去試著影響你週遭的人們,

把這份真實的感動化成行動的力量,

讓每個人都能體會到這份溫暖的情誼,

大聲的說:"世界和平 真好!"

世界會聽見我們的聲音!

就帶著這幸福旋律,

發自內心的大聲歌唱,

自在的跳舞,

用心的去面對這個世界。

感恩我的父母、師長、陪伴著我的朋友、

看過文章的每一個人和生活在這地球大家庭的每個一份子。

『蔡刺刺』

"宣揚世界和平的目的,

是在於要告訴大家要用愛和關懷去對待週遭的人、事、物。"

                By 蔡刺刺(cheetah17)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像是靈魂從身體裡抽離般,
整個人彷若是失了神;
你覺得此刻多說一個字也毫無意義,
因為什麼都不足以表達你現在的心情,
閉起雙眼,沉澱思緒,
任憑自我沉浸於無聲無息的冥思中。

心上好像少了什麼東西,
對你來說無可取代,
但是你卻一點也想不起來,
任憑那空虛感籠罩全身,
一點一點,逐步逼近,
你試圖想打破這層迷霧,卻不得其法。

因為心頭上的失落,
讓你的心靈和身體四處游移,
彷彿在無重力空間裡漂浮,
沒有方向,沒有目的地,
你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
因為現在的你什麼都做不了,
你心裡完全沒有人類所說的『動力』,
只有,無垠無涯的空虛感充斥內心。

這是一種讓人思考墮落的感受,
把你的一切煩惱通通撇乾淨,什麼都不留,
你不用為了煩惱生活中的瑣事而苦思,
卻不明白其實你只剩一具空殼;
所有屬於你的煩惱、你的秘密都飄走了,
不明白的人會以為那是天大的好事,
可是,最令人悲傷的是,
你將不再擁有自我。

想要找回自我、找回生活的重心,
你就要設法喚回你的動力,
再一次嘗試在繁忙的生活尋找快樂與回憶,
不要讓你的思考停滯不前,
如此一來你就能遠離空虛感,
擁有自我、擁有秘密、擁有煩惱,
這,就是原來的你,毫無疑問。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這麼順利;
倘若你毫無抵抗地讓空虛感征服了自己,
你將一輩子在空虛感中游走,無法分離,
日日夜夜,
靈魂逐漸抽離,
思緒不斷消逝,
雙瞳漸漸無神,
終將,你的存在感和價值也會蕩然無存。

               
               By 緋音
               2006/7/15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其實是學校[中文修辭學]的作業啦~

但我覺得自己難得寫詩 (不管是古詩還是現代詩),那就放上來好了 ^ˇ^

畢竟這沒花我多少力氣,表示我不是把它當成作業,而是我的作品之ㄧ~

《寂寞》

在了無聲息的闇夜裡
我緩緩地摸索著前進
像是雙眸失去光明的人
眼前一片迷茫
在失望與絕望中遊走

在無形的鳥籠裡
我與人群隔離
彷若被監禁的囚犯
人們無視我求援的訊息
冷漠的眼神更為鳥籠加上一道沉重的鎖

在喧鬧的人群裡
我帶著晦暗的眼神穿梭其間
猶如初入異國的陌生人
與旁人有文化的隔閡
形成一堵厚重的障壁

在重重迷霧裡
我孤身一人,周身乏冷
沒有一絲火光為我引導
如同在沼澤地迷失方向的旅人
一點一點,一吋一吋
陷入自我內心的黑闇
漸漸沉淪,慢慢淹沒
為自己的孤寂哀悼
靜靜地,淌下悲傷的淚

              By 緋音
              2006/4/15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這個世界上的每個人,
都有想要逃避的東西;
學生逃避課業壓力,
大人逃避工作壓力,
男人逃避家庭壓力,
女人逃避婚姻壓力,
人們逃避老化、死亡。
只是因為,
不想要裸露出自己最軟弱的一面。

據我所知,
人們逃避各種麻煩事,
討厭露出軟弱、無能的一面,
是因為自身的好強與自尊心,
不肯接受自己『辦不到』的事實,
所以,以逃避為手段,
選擇最簡單的作法─避不見面。

選擇『逃避』,
可以說是一點都不乾脆的作法。
因為你害怕自己對事情無能為力;
但,理所當然地,
問題得不到解決的辦法,
你不能證明自己的能力,
也不能承認自己軟弱的一面,
更不能提升自己的毅力來面對未來,
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去面對的事情,
可以說是,都被『逃避』給擔擱了。

像是一座孤高的塔樓,
你把所有自己不承認的部分都封鎖於此,
然後頭也不回地,一走了之。
然而在不見天日的塔裡
那些軟弱的心靈,孤單的靈魂,膽小怕事的自我,
都一點一點地在衰弱自身的生命力,
直到最終,陳腐破敗。
這就是『逃避』賦予人去承擔的最糟結果。

沒有什麼是『逃避』能為你做的,
你必須強壯自己膽小懦弱的那一部份,
然後,接受它、承認它。
因為,那畢竟是你自身的一部份。

擁有軟弱的心靈並不是那麼壞的事,
因為它不是一輩子都是那麼軟弱。
你得去誠心接受,然後給予魄力,
讓它不再軟弱膽小。

人們都習慣以『逃避』為藉口,
去躲避任何自己不喜歡的事物。
不想暴露自己的軟弱,
不想承認那是一部份的自我;
但如果你想要有非凡成就,
你就得揮開那些不利於你的想法,
然後,努力克服,
那些曾經軟弱過的你。

即使腳步是緩慢的、拖延的,那也沒關係。
只要能走出『逃避』的陰影,
就是你成功的那一刻。
每個人都得花下工夫去學,
然後一步一步地,
去解放那些曾經被鎖在高塔上、你不想承認的自我。
最後,你就能夠微笑,
因為你戰勝了自己,超越了往日的自己,
我想,這應該比中了樂透彩還要來得令人快樂。
                      
                   By 緋音
                   2006/2/16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望著澎湃海濤,滾滾白浪,
讓我不禁想起當年我倆初識的時光;
我們如同四面八方而來,最終匯聚於大海的潮水般,
認識彼此,也了解自我。

聚在一起同流,卻不曾產生共鳴的水波,
我們每每總是擦身而過;
沒有發生奇蹟,沒有找到契機,
時間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流過。

我奮力向前游,只求找到讓我絕望的理由,
但命運絲毫不放鬆,不斷拿出新的試煉來考驗我,一波又一波,
忍著思念,我靜靜期待你的回眸,
祈求你向我湧來,而不是丟下我默默溜走。

最近,我的等待有了結果,
你時常與我聯絡,讓我高興地險些迷失自我;
即使我不斷警告自己輕易信人難免會有風險在後,
但我依舊不後悔,因為你的溫柔。

最終之終,你說要與我共享所有,
日昇日落,都要共嚐喜怒悲愁,
我們終於合為一流密不可分的海波,
奔向堤岸─那是我們最後的居所。

即使撞擊堤岸,裂成碎浪,
我們仍舊是不改初衷;
要相愛,就要共患難,
未來是光明是黑暗都要由我們掌握。

夕陽如金粉般輕柔灑落,
微風如羽毛般輕盈拂過,
我們在瞭望台相擁著看日落,
覺得此刻幸福前所未有。

海浪,撞擊岩岸後雖會化為碎波,
但仍是不會改變舊有;
它會一次又一次地等待,
再度投入心愛的人的懷抱,長長久久。
                     By 緋音
                     2005/09/10
               *以此紀念9/9與小余到黃金海岸一遊*

緋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